布拉格之春50年了俄罗斯人又来了捷克人准备好交朋友了吗?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anggeban688.com/,欧洲杯捷克

1968年1月,面对捷克斯洛伐克国内深重的经济发展困境,捷共中央宣布由:修正权力集中;推行经济改革,引进市场机制;以联邦制为原则将国家分为两个加盟共和国(即捷克共和国斯洛伐克共和国)……

但这场颇受国内民众欢迎的改革运动在7个多月后戛然而止——1968年8月20日深夜,以苏联为首的华约盟军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翌日早晨,杜布切克和联邦议会主席斯姆尔科夫斯基、总理切尔瓦克等五人被挟持到莫斯科。捷克斯洛伐克重回苏联模式。

2018年8月20日,距离“布拉格之春”遭遇苏联已过去50周年,但在捷克,“俄罗斯”一词依然是所有人心头的一根针,苏联时代的阴影似乎仍笼罩在捷克人的头顶。

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的老城广场有一个摄影展览馆,记录了1968年莫斯科军队进驻捷克“布拉格之春”的全面貌。每天,总会有几个上了年纪的捷克人驻足于此,边看边回忆,边感慨边愤愤不平。在展出的摄影作品中,不乏一些写着“俄罗斯人滚回去”的标语和涂鸦,甚至在伯拉第斯拉瓦战争纪念碑上,还有人画了一个将苏联红星和纳粹十字标记等同起来的记号。

“‘这些俄罗斯人又在这里了’,他们总向我嘟囔。”说这话的是展览馆的馆长达娜·金德洛娃(Dana Kyndrová),她形象地描述出了捷克人对于每周数千名来布拉格旅游参观的俄罗斯游客的态度,当然,除此以外还要包括3万名在捷克共和国具有居住许可证的俄罗斯人。

今年8月20日标志着莫斯科方面派出的50万苏联和华约军队入侵捷克斯洛伐克50周年,那时,它们气势汹汹地要由亚历山大·杜布切克(Alexander Dubček)领导的改革派政府内阁,尽管成功地使“布拉格之春”运动夭折,却在捷克斯洛伐克内部掀起了经久不衰的全民反抗;如今,苏联早已解体,但俄罗斯人在捷克的待遇,却永远印刻上了复杂的历史因缘。

在民间,上一辈人对俄罗斯的憎恶显然从1968年的苏联时期一直持续到了今天由普京领导的新俄罗斯时期。卡米拉·莫科娃(Kamila Moučková)在50年前是捷克的一名电视新闻播报员,却在那年8月的一次节目直播过程中被逮捕关押,原因是她当时的新闻播报非常“反动”。她在最近接受捷克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至今都很难在面对俄罗斯人时表现出礼貌和谦恭。“在目睹了俄罗斯人在这里做过的一切之后,我对于了解那个国家再也没有任何兴趣。我们和俄罗斯之间的曲棍球比赛,我也从来没有将其视为一场单纯的运动,而是一种政治行为。我甚至要做好非常强大的心理建设,才能在俄罗斯人向我问路时摆出礼貌的样子。”

老城广场摄影展馆馆长金德洛娃也对1968年的事变印象深刻。那年她13岁,她的摄影师母亲在当时拍摄下的照片就有一部分陈列在如今的展览馆内,“我父亲把我带到街上跟我说,‘看看这些,永远记住它们’。”后来她学习了法语和俄语,从1976年开始频繁地前往俄罗斯,之后发表了一个关于俄罗斯的摄影系列作品。

“1968年的事件至今都影响了我对俄罗斯的看法。在得知你是捷克人之后,俄罗斯人总是会变得特别友好,但最好还是不要跟他们谈论历史。”

事实上,在当代俄罗斯,仍然有一种否认莫斯科军队在1956年对匈牙利军事行动和1968年对捷克斯洛伐克军事行动的整体氛围。似乎他们对于20世纪历史的全部重点只在于二战期间同希特勒和纳粹德国抗争的英勇行为。金德洛娃表示,她曾在2005年策划了一个名为“”的影像展,试图挖掘不同时期苏联军队对捷克斯洛伐克军事干预行为。“但在最后时刻我们接到一个电话,要求将展览重新命名为‘俄罗斯-捷克对话’,并去除其中的部分照片。我拒绝了。”

不仅仅是在民间,捷克和斯洛伐克的政坛也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这场关于对俄罗斯应当如何看待的大讨论:俄罗斯究竟是一个战略威胁,还是应当试图去改善同俄罗斯的关系?毫无疑问,大多数捷克共和国或斯洛伐克的政治家,都视俄罗斯为威胁。然而,捷克总统米洛什·泽曼(Miloš Zeman)却是一名少有的坦率的普京支持者;至于斯洛伐克,在今年3月前俄罗斯特工谢尔盖·斯克里帕尔被投毒事件发生后,它也是少数没有宣布下令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的欧洲国家之一。无论是两国的极右翼势力还是极左翼势力,都不乏主张改善对俄关系的声音。

斯洛伐克独立议员彼得·马切克PeterMarček)在近日前往参观了克里米亚地区,他表示,“对我而言,1968年8月的事件是一次来自苏联的入侵,而不是俄罗斯民族的敌对行为。”

马切克的这番话或许正道明了俄罗斯和捷克、斯洛伐克之间关系的真相:不同于波兰或巴尔干半岛诸国,捷克和斯洛伐克并没有针对俄罗斯的几个世纪深仇大恨或错综复杂的历史。对于普通人而言,若非“布拉格之春”事件,俄罗斯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无足轻重。至于近年来捷克民间对俄罗斯的敌意,更多的也是出于克里姆林宫在近年的作为,而非源自1968年对俄罗斯人的反对和不信任。

“在天鹅绒革命(1989年)期间,反俄罗斯的论调几乎是完全缺席的。在哈维尔当选总统后,我们先去了华盛顿,然后就直接去莫斯科,同戈尔巴乔夫见面了。”捷克驻英国美国前任大使迈克尔·詹托夫斯基(Michael Žantovský)如此说道,他也曾是捷克首任民选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Václav Haval)的特别顾问。“哈维尔同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都保持了很好的关系,但对于普京却打一开始就不信任,然而,直到2014年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捷克的多数政治家才开始谴责俄罗斯。”

遇见美好,洞见未来,我们的新闻不会太联播,生活必须很风尚;星座不会差太多,福利必须送到位。iWeekly,世界公民的行动读本,时刻保持与世界连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