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了亚军的克罗地亚那场被世界遗忘的战争比想象更残酷

“你知道卢卡·莫德里奇吧?他小时候曾在随时可能有地雷的地面上带球。”一个17岁的球迷大声说。

莫德里奇,本届世界杯金球奖得主。他所效力的国家20年前刚从战火里走出来,如今仍然没有走出战火的记忆。

1991年6月,克罗地亚宣布从南斯拉夫联邦独立。巴尔干半岛上的武装冲突迅速升级,这个历史的火药桶变得一触即发,最终在1991年末爆发了克罗地亚独立战争。

长达三年的硝烟让克罗地亚的人口减少了约35万,比起那些耳熟能详的战争,这个数字似乎并不算大的。但要知道,这片土地在战前也只有不到500万的居民,人口减少超过7%。

莫德里奇的家乡正处战争核心区,他的祖父老卢卡在战争中被杀害,宅子也塞尔维亚武装所摧毁。不到六岁的他跟随家人背离家园,成为无数克罗地亚难民中的一员。

像他这样的孩子,从小就被教导,不要离他们躲藏的掩护区太远,否则附近的诡雷就会把他炸成碎片。

当矛盾变成仇恨,曾经共处在克罗地亚人和塞尔维亚人开始互相厮杀。而在同一时期的波黑,南斯拉夫内战的另一块土地,“种族清洗”这个词第一次被人类使用。

电影《惊变世界》便讲述了克罗地亚战争中种族厮杀的一幕——武科瓦尔战役。这是在多瑙河畔一场长达87天的巷战,不同民族的居民纷纷拿起武器,一瞬间从邻居变成了生死相搏的仇敌。

“攻击敌人的时候尽量不要让他送命,我不能超越这一线。”这是影片男主角的一句内心独白。作为塞尔维亚士兵,他曾与一名克罗地亚士兵互射几十枪,全部扫向空中。两人相视一笑,脱帽致意。

导演用这种不切实际的想象给我们展示了他所期望的人道主义,但现实却只有毫不留情的子弹和一具具再也站不起来的尸体。

死亡还是流亡?这是摆在每个平民面前的一道必选题,而男主角的母亲这样回答——“比起死,还是搬家好”。从此,饥饿与他们形影不离。

影片中,女主角安娜冒着炮火去黑市上换来面包,一个妇女想从后边偷偷夺走她的面包。这一举动被安娜发现,这位饥饿的妇女没有硬枪,而是赶紧羞愧地溜走。善良的安娜把她叫住,分给了她半截面包。

等安娜回到家时,却发现家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一只白孔雀从窗户飞出来,而安娜的父母却再也没有出来。

1995年,持续了三年的克罗地亚战争终于结束了。曾经富饶的家园变成了一片片残垣断壁,克罗地亚人正如安娜所言——“好像从长时间的沉睡中苏醒过来的感觉。现在很伤痛,恶魔之夜后,醒来还是很痛。”

坚强的克罗地亚人通过各种方式试图去抚慰战争带来的疤痕,除了足球,还有音乐。著名的《克罗地亚狂想曲》,被称作“克罗地亚废墟上的小花”。从这首曲子里,我们仍能闻到那些残留在空中的硝烟,听到来自克罗地亚母亲的哭泣。

可是战争的疮疤从来无法完全愈合,化解过去的恩怨也需要时间,我们只能希望这个世界能少一点类似的悲剧。

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以“抚慰战争创伤,倡导人性关怀”为使命,源起于2008年“老兵回家”公益行动,2011年在深圳市民政局注册成立。基金会致力于为战争背景下的个体士兵提供人性关怀,关怀服务抗战老兵。

为有需求的抗战老兵按月敬赠致敬礼金;(2018年新标准为每月600元,特困老兵每月1200元。)为老兵提供紧急医疗救助、房屋修葺以及其他直接惠及老兵的事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anggeban688.com/,欧洲杯克罗地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