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里是英格兰这里是苏格兰”(3)

居住在格拉斯哥的律师、著名的帕特金思罗宾森保罗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约翰弗拉泽(John Fraser)毕业于爱丁堡大学,55岁的他是坚定的反对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anggeban688.com/,欧洲杯苏格兰弗拉泽先生开门见山地告诉本刊,即将到来的公投常常使得他感到异常焦虑:“这甚至已经影响到了我的日常生活!我从不怀疑自己是苏格兰人,也是英国人。但是我的国家是不列颠(Britain),我不希望它真的就被毁了。”

大半年以来,约翰说自己关注新闻的时间越来越多,甚至前所未有地开始在网络上和那些陌生人展开讨论。“我觉得作为苏格兰人,我所能做的最大贡献大概就是积极参与到有关这件事的争议中。虽然有时候显得毫无意义,但是更多时候我觉得人们需要正确的思路去看待这件事。”

约翰说,自己的许多亲近的朋友都是强硬的独立派,他们相信独立将会创造更加美好的苏格兰未来。“但是我觉得他们不一定正确,独立所能带来的不过是一场及时的经济危机,并且深度和长度将会不亚于2008年的大衰退。最不人道的,恰恰是那些穷人将会受到最大的伤害。新政府必然需要经历比如提高税收和裁减开支这样的过程,社会的不安定因素也将会肆意蔓延,事实上,这一切都和如今独立派所做出的承诺大相径庭。”

弗拉泽告诉本刊,相比那些医疗和福利问题,他最关心的是自由、民主和宽容。“我一贯不喜欢民族主义,它总是会创造出一种只对富裕权势阶层有益的假意的团结,更坏的是民族主义又常常伪装成某种近乎信仰的冲动,被用来编织那些有关个人或者社会的革命谎言,民族主义在任何层面上都不具有进步价值。”

弗拉泽说:“尤其是他们甚至创造了一种现实,他们的独立蓝图一片大好,不仅没有经济担忧,甚至政治上,仿佛欧盟已经对苏格兰张开手臂。但为什么没人去看看线万人口的小国加入几亿人口的欧盟,这就像是把决定权更加完全彻底地交与别人。如果独立和自治是独立派真正想要的结果,那么他们倒更应该去谈谈如何拒绝欧盟和如何解决我们自己的货币问题。”

弗拉泽先生已经早早通过邮寄完成了投票,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把大事提前安顿好,人总是能收获更多的心安。“没人能够预计最终的结果,但是我想包括我在内的整个苏格兰已经准备好接受最后的结果。”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三联生活周刊 由中国出版集团下属的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主办,是一份具有良好的声誉,在主流人群中有着广泛影响力的综合性新闻和文化类杂志。

三联生活新媒体整合旗下三联生活周刊、移动客户端(三联中读APP),秉承倡导品质生活的理念,提供优质新媒体内容与服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