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虹捷克建厂成功经验:推行本土化(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anggeban688.com/,欧洲杯捷克

“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已提出,四川将怎样全面与之对接?“一带一路”上的这些国家,又将带给四川什么样的机遇?“一带一路·四川机遇”大型系列报道,记者赴 26 国(地区),探索时代的机遇。

3 月 18 日上午,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办完事,廉永平驱车沿着高速路,返回公司所在地—捷克中部小城宁布尔克市。

40分钟后记者来到四川长虹电子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兴建的长虹欧洲电器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长虹欧洲)。

廉永平,34岁,长虹欧洲总经理。2002年7月,他从西安交大毕业就到了长虹,媳妇是绵阳人。2014 年,长虹欧洲公司的年销售额达7亿元人民币。长 虹 如 何 活 在 欧洲?廉永平说,从零订单到成功打入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等欧盟主要国家的市场,长虹自有“独门秘笈”。

10年前,中国电视机产业现“出海潮”时,山西人廉永平刚走出大学校园不久。不过,他对国内电视竞争的“惨烈”印象很深。

进入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国家电业竞争日趋激烈。为维持生存或扩大市场份额,企业间展开了前所未有的市场争夺。

面对微利,长虹高层开始思考新出路—走出去!通过市场探寻,长虹实行“多条腿”走出去,涉及产品、人员、资本和品牌等四个层次。“这其实是长虹国际化路线图,终极目标是要将长虹打造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世界级企业。”廉永平说,其中,长虹在欧洲办厂,正是资本走出去的实践。

欧洲这么大,长虹为什么最终选择在捷克建厂?廉永平指着欧洲地图说,要论欧洲中心,捷克最有资格,斯洛伐克太靠东,匈牙利则太南。

当然,看中捷克所处的地理位置仅是因素之一,长虹最青睐捷克的,还是其深厚的工业制造基础。“能与全球最优秀的工业制造业厂家做邻居,长虹当然要选捷克。”优越的地理位置加上人力成本优势,也吸引了世界各国企业争相投资捷克。捷克投资局的资料显示,目前,在捷克投资的中国大陆企业有5家,中国台湾地区企业22家,而韩国有几十家,日本则有几百家。“捷克全国人口只有1000万,我们心里很清楚,捷克市场仅仅是一块小蛋糕,而拥有5亿人口的欧盟市场,才是我们抢夺的对象。”廉永平说。

2005年,长虹斥资3000万欧元在捷克拿地,其中长虹捷克家电生产基地一期项目投资逾1000万美元,于2007年投产。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在捷克投资最大的一个项目,也是中国家电企业在欧洲自主投资设立的第一个海外生产基地。当时,长虹在捷克买地11万平方米。目前,仅使用了4万平方米。

2014年,长虹欧洲年销售额达到7亿元人民币。“目前,长虹是在捷克运营的最大中资企业。”中国驻捷克大使馆商务参赞程永如这样点评。不过,长虹欧洲在成长经历中,也走过弯路。

2007年,一期工厂投产。和很多走出去的同行业伙伴们一样,在长虹欧洲公司,从总经理直至一线生产员工,几乎每一个环节都能看到中国人的面孔。“原本以为这样设置,可以更好地管理公司,哪知现实发出了一张“不及格成绩单”。

面对这张成绩单,长虹很快找到了病根—水土不服。如何才能服捷克的水土?长虹决定推行“管理本土化”策略。在长虹欧洲的组装车间墙上,有一张工厂架构图。总经理廉永平之后,有四个中层管理岗位,然后又细分成5级多个岗位。“这张图上,除了我,其余岗位的人员来自捷克等欧洲国家。”

10年前,抢滩欧洲的中国家电企业超过10家。目前,放眼欧洲,“存活”下来的所剩无几。“紧急采取本土化战略,是长虹能够在欧洲‘活’下来的原因之一。”廉永平说。

目前,长虹欧洲拥有员工400人。如何管理好这支“多国部队”?廉永平晃了晃手机:“全在这里面!”

原来,廉永平用了三年时间,打造出一个智能制造系统,从员工踏进厂区第一步起,他的工作行为全都数字化存入云计算,只要手机能上网,廉永平对工厂的运作就了如指掌。

甚至连吃饭这件事,廉永平都能用数字化“摆平”。3月19日中午,午餐时间,华西都市报记者在长虹欧洲的食堂看到一个LED屏,员工刷一下卡,显示“1”到“5”的阿拉伯数字,就能在橱窗领到相应餐盒。

“西餐和中餐不一样,西餐要提前预订。在中国,是来了看到什么点什么,来晚了可能就点不到自己喜欢的菜。”廉永平说,以工作日计,长虹欧洲每天为员工提供五种午餐。一周之前,员工通过网络预订下一周5天的午餐,食品公司接到信息,按部就班把饭菜做出来,不多也不少,杜绝了浪费。

智能点餐系统,可不只是为了节约人手,以及准确扣饭钱那么“小儿科”。事实上,这套系统是长虹欧洲耗时三年,低调创新研发“智能制造系统”的一个缩影。

在一个配件组装房,每个员工身旁都有一块电脑显示屏。两个数字,右边110表示公司规定:一小时需组装110个配件;左边115,表示该员工实际组装数,已超过规定工作量,数字呈绿色显示。如左边数字在99到110之间,也就是说90%以上不到100%的工作效率,数字呈黄色显示,提醒员工要加快进度;如果左边数字低于99个,那就是不合格,数字呈红色显示,需要改进。

廉永平说,有这么一套系统存在,他无论何时何地掏出手机一看,就能对员工的状态一目了然,不需要专人督促。“员工知道有这么一个管控系统存在,都会认真工作,约束自己的行为。”

提高效率的同时,智能制造系统还能防止出错。例如,客户的门店需要不同型号、不同数量的各种电视,在备货环节,系统会自动校验备货的型号和数量是否与客户需求一致。如果员工操作失误,就无法扫描通过并进入下一环节,系统报错提示改正。

从组装、测试、下线、物流再到售后,每一个环节都被数字化记录在案,不仅可以追溯,还能防止员工出错,因为一个环节出错,就无法进入到下一个环节,须改正后才能进行下去。廉永平说,这就是智能制造系统中的“防呆设计”。

“所有信息,系统自动录入,不需要人去记,自动形成管理所需要的各种报表。人只管连接各环节,工作就变得很简单了。”廉永平说,这也是被欧洲高昂的人力成本倒逼出来的,信息化系统自动接管很多事,不断地降低工作难度,一方面扩大了招工适用人群,另一方面,也提高了员工的工作意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